化茶

随手写些东西。你若来,我便会为你的到来而歌唱。

其实我,已经被上色,失去了自我。
思考自己的爱好,很久没有为自己考虑过了。
自己的爱好是什么,已经所剩无几。中心变成了什么,变成了谁,答案不甚明了。
我以为回家能稍稍得到一些治愈,的确是被治愈了,但是一回来,又变成这样。
淹没在负能的海里。
我很紧张,我很无助,我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只依靠自己。
可是我该怎么办呢,只能用我的头脑去想出办法。
“你说最精彩的一刻是什么呢?是成为全日本第一的时候吗?”
“对我来说,就是现在了。”
浅尝辄止,玩到一起是起点。
我其实也不知道了。
烦恼。
焦躁。
急切。
七上八下的忐忑。

随记

真的是,好久好久好久,没有打开过这个页面啦。
我已经在上大一了,大一都要结束啦。
但是,却不是很开心。是的,生活,不是很开心。
我很少能像以前那样,毫无顾忌地开怀大笑了。
我恋爱了,但是确实毫无恋爱感的一场恋爱。我很烦恼,对方说并不喜欢我。继续下去,是我做出的决定。我已经对自己失去了大部分信心。
学习上做的也并不好。
我很迷茫,很困扰,但是我就算如此,在放假的这段时间里,在床上躺着看剧,感叹又一天没做什么实事就过去了,也于事无补。
让我焦灼的是这份无力感。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力感。就像我问他,要怎样你才能喜欢我,他说,没用的,你做什么都是没用的。
我今天在看东京白日梦女。日剧一贯的风格,让我感觉越来越沉重。最后的几句话深刻到了心里,“需要努力去喜欢的恋爱还算什么喜欢”,“不是努力去恋爱,是坠入恋爱”
这到底,对不对呢。
我不清楚。
我困扰了很久了。
我找不到自己的方向和出路,真的找不到。
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我也不一定是一个不值得被爱的女生,但是完全没到瑕不掩瑜的地步。
我还要继续努力下去吗?

  其实我很痛苦,但又不是那么痛苦。
  大概因为,已经没有时间去痛苦了。
  我只能去迎战。
  背水一战。

17.5.6 三模之外,瞳孔之内

  三模结束了。
  很久很久没在lofter上写日记了,因为买了新的手账,而且手机也尘封了很久。
  今天再次拿出来,是因为,啊,我们说的三模,它终于在昨天结束了。
  离高考,还有三十二天了。
  答案对完之后,我就知道自己考得不好,很不好,抱着拿A的心情,结果却只得了C。
  但是我知道,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关于要不要继续努力或是还有没有时间沉沦绝望,已经非常非常明显了。
  人永远活在一双瞳孔之内。愚蠢的人提心吊胆,惶惶终日;智慧的人气定神闲,安之若素。
  忘记它,无论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忘记它。
  没到最后,所有的没能成功都不是失败,而只是挫折。挫折,不一定是坏事。如果没有这样的挫折,在前一阶段中我的心已经很浮躁的情况下,这之后必定会更加不安定。我也知道我的特质,越挫越勇,却容易迷失在成功里。
  所以,继续坚持下去,想做的事都能做成。
  《牧羊人的奇幻之旅》曾经说过,当你真的想去做成一件事的时候,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你。
  眼睛长了麦粒肿,耳朵里冒出痘痘,压力来时招招致命,让人崩溃。但我终于意识到,我所有的一切,只剩当下的时间。
  在我意识到这一点后,我产生过无数次想回到过去的想法,回到每一个我认为已经没有时间,来不及改变的时刻。我甚至想把人生重新洗牌重来一遍,名为后悔的巨浪吞噬了整个内心。
  但是,我有的时间,一天又一天地变少,就像我之前认为少之又少的两百天,一白天,五十天,在我之后的某个日子,我也会无比怀恋我现在所拥有的这三十天。
  我还会继续做梦的,你是打不垮我的。无论你是什么。
  我也很喜欢我曾在手帐里写过的那段话:
  三十天,究竟能干什么?
  以你仅仅十几年的阅历,想对三十天的力量,妄下评论吗?
  “转瞬即逝的三十天,就会像我所度过的任何一个三十天一样,转瞬即逝得无影无踪啊。”明明只是十几岁的少女,却如此绝望地说道。
  你也未免太小瞧人了,太小瞧时间了。
  三十天究竟能创造什么,在这地球上的七十亿人口里,没有一个人能准确无误地说出来。时间是人类所及之中,最伟大神奇而又神秘莫测的事物。
  不要被周围百分之九十九的庸人误导埋没。不要自己变成庸人中的一个。
  三十天究竟能办成什么,我会做给你看的。
  等着吧,我会交出一份答卷。

昏沉沉的秋日午后,还未褪尽的暑气,成堆的书卷把人掩埋。房间里,还未收起的老电风扇嘎吱作响,算了三遍都不对的计算,让人急得满身是汗。窗外的银杏依旧是光秃秃的枝干,再昏暗一点,也许就能淋漓地诠释哥特式恐怖。起身倒了杯凉水,放在窗边的饮水机,其中的水被太阳晒得温吞吞,像是对着棉絮狠狠砸一拳后的无力无声,像是日复一日波澜不惊的生活。
  蹲在路边也看不见的小花,花瓣变成薄桃色前,就已经消失不见。
  明明是夏日才有的这份焦躁,像锅里没煮开的绿豆汤,边沿被热量吹拂,一点一点翻卷着涌上来,烧灼着吐出了小小的气泡。鱼吹细浪。
  闭上眼能想象到本丸廊道上伸出的飞檐,深院里的樱树,寂静的半亩方塘。像是纪念着谁一样,居然有着这般真实的记忆,仿佛亲历。
  有些事吧,越想就越枯竭,我一直都不擅处理几者的平衡,对一件事,要不就是极致的深爱,要摆脱的话,也只有转变为深烈的厌恶。所以我总是一路走,一路丢,丢了西瓜,丢了芝麻,从一个人走到一个人。

  最近看了不少知乎,看到了大家精彩的人生,学到了很多东西,觉得,啊,原来人生还可以这么活。
  于是自己也有了想要为之奋斗的目标。
  大学的时候,想把英语和日语两种语言好好地学,学的越多,机会就越多。英语自然是不必说,但学日语的动力,在我看来,似乎要更多一些,想去字幕组,汉化组,帮点小忙,想看懂漫画动漫,工作上的机会肯定也会更多。
  绘画方面,也想有更大长进,当然还是主攻水彩,漫画带着学。一点一点被认同,终极目标是有属于自己的画集和书。
  想写小说,但这就是自娱自乐的程度了,因为文字和语言让我感到十分安慰,我很喜欢美丽的文字,所以自己有时也会想写。没那么多精力,就不定向要当作家什么的了。
 

我是个忠实的因果论支持者,执果索因或是寻因导果,我相信事出必有因,有因必有果。所以一切都是可以解释的,世界的秩序,井然又了然。

哈哈哈哈哈池面爷!纸板好逼真啊哈哈哈哈哈哈!!

咸鱼角:

最后一波本子图。

一期尼带着这帮搅浑水的人干活真幸苦呢!【其实平时还是有好好在做事的。

大家对一期尼好点,不要欺负他哦


期初考前

我感觉我已经陷入瘫痪状态,特别特别,不知所措,我是说学习层面的......
想要毁灭自己的渴望,已经超过了本能求生的欲望,我到底还在这里浪费时间浪费食物浪费空气干嘛啊....
....这时候,耳机里的歌突然切到了那首夢のあかし。
あと一歩 あと一歩前へ还有一步 再向前一步
君と見たい景色がある就能与你见到想见的景色
夢が夢じゃないことをきっと梦想不是梦 一定
身体中で証す為にいくんだ以此证明身体里的潜力
.........................
那我就,再试着坚持一下吧
可能有不少人到了这种时候,心理都会稍微有点变化吧
我在这之后回顾现在的一切,也会觉得自己矫情无比吧
但是啊,当局者永远都是恍惚的啊,现在的一切都是真的,没有说谎啊
最近看起了心理学上的书,每天看个几页,稍稍,可能稍稍好一点了吧
我不想再回到原来那么抑郁的日子了。
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是多么幸福的事啊,那么幸福。
老师说什么,就让他说吧,不说什么,就更加不要管了。本来就是不重要的事,比起这些,有更多值得在意的事。
黄昏れに心奪われて被黄昏的景色夺走了心
闇の奥に星を探して在黑暗的深处寻找星星
夜明けに凛とした構えで在拂晓之时做出凛然的姿势
新たな道へ踏みだす向新的道路迈出脚步
希望我能稍微幸福一些,不要这么焦虑,像这样焦虑到什么都做不了。
希望每个人都能更幸福一些。
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意义,不要怀疑生的意义和能量,不要怀疑世界的美丽。
奇迹是存在的,一定,无论何时都会存在。
清晨有朝阳,白天有清风,傍晚有夕暮,深夜有繁星。
一个人孤独难熬迷茫的时候,亿万光年外,也会有数不清的星云黑洞。
继续走下去。
继续走下去!

开学

  今天报道,明天开学,距离期初考,算上今天正好一周。
  堕落腐朽的一个暑假啊。
  难以言喻我做了些什么,反正没干好事,没怎么学习。仿佛即将高考的并不是我,仿佛我已经毕业。
  无论做什么都难提斗志,这很糟糕。
  玩物丧志,玩物丧志。千百年来口耳相传的习语,终究还是没有隐没它的魔力。
  我现在,大概在谷底,泥淖缠身,浑身疲乏。从高峰一路滑到谷底,现在静静地躺在沼泽中,用尚未被泥浆淹没的眼睛,绝望地看着天空。
  别人复习了一个暑假,我却妄图用七天来弥补。
  …………
  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
  也不是说一定要考到第一,之类的。以现在的水平,恐怕……说是痴人说梦也不为过。
  既然只剩七天了,那么就当作期末考,险险地从一周前开始复习吧。能做到哪一步,就是哪一步。
  输,不一定是坏事,尤其是在我清醒地假装糊涂、安定地沉溺欢愉时,一次决绝干脆又让人跌落谷底的失败,可能是能响彻整个人生的警钟。
  所以,不要怕输。输了又如何,一年都不到了,他人议论又如何?
  不怕输,才能赢。这次不赢,下次赢。
  今天有学姐在主席台发言,她说,永远不要觉得什么时候为时已晚,你觉得迟的时候,在结束之后回顾反刍,恰恰都是最早的时候。
  这句话不简单,我来来回回想了很多遍。你觉得为时已晚的时刻,恰恰是你所能做些什么的最早时刻。
  高三靠的不是热血,是毅力,和勤奋。和中考不同,因为中考,很大程度上拼的是一腔热血。这么简单的道理,天壤之别,我却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和自己纠结,视线总是聚焦在对热血消亡的恐惧上。
  一滩烂泥似的局面,赖谁?全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
  轻重缓急,粗细详略,仔细挑拣一番,看看这七天里,能做些什么。
  有的人被失败打倒,而我,可能因微不足道的成功而绊了足。
  所幸,这是我还能有所作为的最早时刻了。